Catherine Ng2017年8月13日940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某日, 父亲告诉二哥和我,叫我们准备三天的衣物,过几日要带我俩去南渡市“义兴馆”入会,不许告诉同学或任何人。当年约十一二岁的我,年小无知,那管入什么会,也不明白入会的意思。只不过有机会出阜到别的城市去玩是很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