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短篇小说》扯平的夜 (作者:果卡扬 梭奈 译者:丘 文)

Catherine Ng2017年11月6日1080

 「嘿……丹志玛。」
「道!」
「别“道”了!放好,一个人独自微笑,什么事?等下漏了东西,上年不是拉下了大酸菜包?」
「好的,妈!矿泉水和甜饮料头尾对不好,所以笑了。」
「所以说嘛,人和心不同在。」

母亲的数落也应该,我心不在焉。是这样……在我们县城,这三场戏是山上非常热闹的盛会,虽说是山但不很高,大概有一千尺。我们母女向彿会耆老申请了一个摊位,卖矿泉水,甜佽料以及酸泡菜,香烟,槟榔包。亙梭盈月和直陣卒十四——十五日,直苞十四——十五日,这些日子山顶平地接踵察肩的人群滿滿地,”名礼竖”佛塔大埕也飞禽难下,上山的崖边路人如潮湧,四处凉亭也人满为患。今天是直阵卒十四号,我正为明天带上山的货品装箩。
「你哥明早”对”上両趟后就上山?。剩下的我们就用头顶着上啰!」
「让他去吧,妈。为这场比赛他们排练,练唱……也够辛苦的,唲……祝他们得奖!」


我们市民和周遭居民都非常执着,一岁二岁孩子们听到“叭呗咚”的声音就会纏着大人送,回来就摇头摆脑地跳着舞。成年就都亲自下海跳,稍有年岁时看见别人跳舞就捨不得离开。是什么舞?亲们可知道?象舞……象舞……叫实象舞。从前就有钢丝膠带竹拍板,短鼓一只,唢呐一支,钹一把,一只锣,竹节拍,竹节拍可有十五支廾支。视队员多少而定。从那时就热翻了,舞象队要绕市场三圈,每个市区的舞象队,逐村的象队,个别人士组织的舞象队,长长一串头尾相衔。由市场头望去只见一大串象队。现在的更甚。乐器有电子琴,夽鼓和扬声机,大型音箱可不少,有八只之多。前年仰光名叫梭珊达吞的歌星还来过呢。真个热轰轰沸沸扬扬的。牠们象隻镶上闪闪发亮的饰物,侢在十轮大卡车上,连同那位歌星绕场娛众。到比赛彩棚象会下车比赛……说是这么说,这时我们已到山上,为回来拿忘在家的大酸菜包,有机会看了一阵子。但是,在赛程中得到笫一的象,晚上在中央授奖台上还会表演,观众们还有机会饱视仰光来的女歌星……喏大一个剧场堵滿了人。中央舞台三十尺范围内,建了一座三尺高的台,灯光柱,霓虹彩灯,领头人们在台上欢颜尽露,他们被欢乐气氛宣染了。我只有在这授獎的晚会,才看到闪亮的群象,传统的象,孩子们的象,各乐团众歌星,尽受眼底,大饱眼福。今年听说请了两位仰光的歌星。这象还会得奖。晚上授奖会才飽看一顿!我有爸爸的基因,我爸是“抖扒”短鼓手。打击“抖扒”有松击,捂击,轻击,狂击,象队来时听那鼓声,爸就知道“这是哥拨鼓。”鼓哥拨,唢呐魏雅,这一搭挡一入斋戒期到结夏一个月期间难得有三,四天休息”。这还是爸说腿酸脚疼,是呵!整市一区一区地前导象舞后随竹节拍队,吹吹打打的乐队,最前面是大艮钵。这还要说,队员们大家聚集款项,收象,捐款,得到的善缘,分配那只象到那间佛塔佈施香火。晚上持戒聆经。那个时期一升米才三块五十分。爸跟队每晚得十五块报`酬,三个斋戒月在象队敲打收获颇丰,得有储蓄。

**********

「女儿……起来,起来!己敲绑了。我们还得摆摊,早点才好。叫醒你哥!」
虽然很想再睡会儿,就如妈所说的,我们是小贩要比别人更有毅力。
「哥呀……起来啰!起来。前面有五只箩,矿泉水和甜飲料的箩筐也带上,我也要跟。」
今天是直阵卒十四日,是我们市的舞象日要舞象。外地来的客人一早就上山,吃喝后十二时左右又下山看舞象。有的是看了象舞以后上山。晚时下山看中央舞台授奖仪式后才进大剧场。今年定会热烈红火,据说请了両位仰光的歌星,我下定决心在授奖舞台时看个饱。如妈说的趁下雨蓄水。像我们这样的小摊共有五个。有的在山顶平地,我们在“名礼竖”大埕。虽然起得早,上山的崖边路上的火己经通明。
「哥呀!」
「什么事?」
「哥们的大象花多少钱?」
「支持我们象队的哥叫都奈是既有兴趣又有钱,当然可以支撑,象只要卄多万,仰光的歌星每位聘礼十万,今年请了两位。」
说着说着己到名礼竖佛塔大埕,卖凉拌的玛戚已经到场。
「玛戚……早到了!」
「刚到的,丹志玛吖!」
大哥必须再拉一趟,放下货箩就下去了。我把东西摆上小桌上……。
「玛戚……今年听说请了两个仰光歌星。」
「是……我也听说了,当然会更热闹啰!他们扩大规模,人来得更多,我们更有生意,我们可没福份去欣赏。」
「玛戚,晚上一齐去授奖会。」
好热闹的人群,上山喘气趁累买一瓶冷冽的矿泉水,买一瓶甜甜的饮料。当然会有公共凉水亭,但我们用大水桶泡着的更为诱人。妈卖草煙也缓不出手,我却忙着包槟榔包,生意可真旺。
「女儿……丹志玛!」
「道……妈。」
「现在才午后両点多,矿泉水要没了,你下去抬,反正明天也要抬的。」
「妈,只你一人行吗?」
「行,我女儿,不如早上人多了。」
「那,我这就去。」
好高兴喲,本就想找个藉口下山,怕被敲头,现在可找甜的碰到糖水。那些歌星可有一见的机会了。
「丹志玛,不要躭搁在舞象群里。晚上授獎会上可以看到…。」
「是啦!妈!」
到山下一探听,哥们的象队表演时间在下午三时,现在在象主家门口表演,大街簇拥满满的人群。完了,这象主的家在那北集落,我们的家在市场南边,远着呢。对了……只好在晚上加倍观看。现在只得观赏來往的几只,他们旳唱舞也都不錯,不过没法看全,想着市旺时多卖点,顶着矿泉水箩筐快步回到山上。连这次上下山己经三趟,顶着所需的货箩,急切地跑步上山,自是累得汗水淋淋。
太阳西倾时山上的游客逐渐少了。快速收摊,回到家洗澡吃点什么休息一下,就要去中央舞台看授奖。在这里所有的象都要上台,可以尽饱眼福。
一到家赶紧洗澡,为成空旷的肚子,狠吞虎嚥地吞下两大盘饭,在屋前木塌椅上,不顾是大庭旷地,躺着休息了一会,一整天劳累活动,全身酸疼僵硬,背和塌板一接触才感到舒坦。
今年请了兩位仰光的歌星,不知是那兩位?前年只梭珊达吞一位都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今年可不知会火到什么程度,一定热火朝天可期。
呵呵……从车上下来握着话筒上到台上的不就是媚瑞吗?是呐!象是哥哥跟的帽素象。
叫实县的帽素***叫实市的帽素***年年赞誉滿滿***受到热烈支持***叫实县的帽素***
音响先进,乐队又好,歌星是媚瑞,简直无可挑剔,天籁的声音。哥们的闪亮的帽素大象,在闪光灯,霓虹五彩灯下,欢跳不停。所以才被誉为明星象帽素。是了……哥哥他们从多达粦月就开始训练。唉道……另一个上来的恒玛尼温。原来仰光的两位歌星是大名鼎鼎的媚瑞和恒玛尼温。这怎能不好!
明星象帽素***新形象的帽素***叫实的象舞***闻名世界的明星象帽素***
「嘿……女儿丹志玛,嘿,丹志玛,起来,起来,我女儿收摊回来吃好饭就睡了,起来,起来,到屋里去。」
我在屋前木塌伸展四肢,挣扎着起来……
「妈……我还不睡,要去中央台看授奖和舞象。」
「呵……奇怪了,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看你今天上下山三趟,疼惜你劳累才不叫醒你,得奖的象早已领了奖都回去了,象们大概也都睡了。」
嗬道……“象都睡去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