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少的緬甸珍稀動物(伍全禮)

Catherine Ng2017年10月5日1590

緬甸的氣候很適合各類動、植物的生長。年少時在撣邦皎脈市的野外,人們經常遇見大型動物,老虎、花豹、熊、野豬等,还有十多尺长的大蟒蛇……。

 

時不時有人猎殺到了,拿到市場論斤称两軽易售出。老虎豹子全身是寶,整隻比較好賣,連皮帶頭加工後,有錢人家買來在大廳做装飾。虎肉加上老鳮和药材慢火燉煮做補身用。虎骨浸酒,說是有去風濕壯筋骨的功效。鹿茸是雄鹿未骨化的幼角,用以補血。熊膽汁是用於清熱解毒。這都是前人的用法,現代人多已沒有這樣的觀念。

在莫密市郊遠處密林的濕地江河水域,有時會有犀牛出現。犀牛更是寶,如獵到一隻犀牛就如發了一筆小財,犀牛角價比黃金,中東地區的王親貴族以犀牛角做裝飾、刀柄等配戴象徵權貴,中醫则多用來配方入藥。

       犀牛角的用途很大,華人將犀角、腳趾甲、厚厚的皮等,當作名貴的中藥清熱解毒。我們小時候,家中如有人嘴里起小白泡疼痛,母親就會叫我們去中藥店買一劑涼茶,配方中有海草、麥冬、昆布、生地等,加上幾小片犀牛皮,鍋内加水放入涼茶配方和幾小塊豬骨煲老火湯,喝了这汤還真有点清热功効。

家父曾經和幾位鄉親,从莫密市來的人處合買了一小節的犀角,每人分到像麻將大的一小塊用於保健。用法是在平面圓形石塊上放少许清水磨犀角至濃濃白漿,把白漿檫在有熱毒的皮膚或生暗瘡處,必要時用開水沖犀角漿服用,可以清熱解毒。犀角很硬一次只磨去少许。有時候鄉親借去用,還來時會給個小紅包,有無效果不得而知。

大姐由皎脈市嫁去臘戍市多年後,要我去那邊陪她居住和上學讀書。有一天告訴姐姐我有點不舒服,她摸了摸我的额頭有點燙,給了我一小包十靈丹药粉溫水送服,吩咐不要去上学了,休息睡一覺就會好的。第二天發燒沒有退,又给我服用了三次十靈丹药散,喝了些清熱湯水,發燒也沒有退。姐姐叫姐夫去請了印度裔醫生来家看我的病,説是腸熱症打針並留下幾次服用的药丸。兩天過去了,發燒還是沒有退。醫生再次為我打針給藥,當時我己經很虛弱,體溫仍然沒降下來,並有昏睡的現象。姐姐急了,托人把我的情況告知遠在皎脈市的母親,請她快來看我。

我在沉睡中被叫醒,見到母親手中拿着半杯犀牛角漿冲的温水,説喝完病會好起来的。我喝下去觉得味道有奌鹹酸,如此一天三次,隔天己退燒,幾天后完全沒發燒了,胃口好些了,精神也好轉了。也不知是因喝這犀角水對了症還是碰巧,犀角對我的病還真有效。

多年前认䛊的一位軍警情報人員宇巴多告訴我,他將被派去莫密市升任分局的局長,叫我如有機會到莫密市一定要去找他。我就告诉他有关家父的朋友曾在莫密市買到犀牛角的事。聽說莫密市郊野有犀牛,请他注意如能買到犀角就告诉我。

後来他回到腊戍市總部報到,见面时告訴我,他在莫密市时問過當地森林局的管理员,据管理员説犀牛身價高偷獵者眾,獵者想盡辦法見一只獵殺一只,很多很多年前已見不到犀牛的出現了。

現今的科技先進,醫學發達,有完好的醫療设备和藥品,已不必再用越来越少的動物身驅來做藥用。勿滥杀、珍惜稀有物种,平衡生态,才能保持一個美麗多元的地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