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旅行(苏顺路 洛杉矶)

Catherine Ng2017年9月27日3870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弹指之间,六十春秋,一晃而过。1957年,我初中毕业于缅甸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渺名县中华中学。我们学校一年招生一次,一年才有一届初中毕业班。当时好多县城中学与我们相同。

 

 

  圖一渺名縣城伊洛瓦底號:客輪專用浮桥码头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弹指之间,六十春秋,一晃而过。1957年,我初中毕业于缅甸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渺名县中华中学。我们学校一年招生一次,一年才有一届初中毕业班。当时好多县城中学与我们相同。初小的时候,班级学生人数较多,有二、三十个,以后逐年减少,到初中毕业时,学生人数所剩无几。我们班也一样。初中毕业时只剩十一男五女。可历届毕业班中,人数最多。

1956年底,我们初中毕业班时,洪士连老师从毛淡棉到我们渺名,担任教务主任兼我们毕业班班主任。洪老师于1954年高中毕业于仰光华侨中学,是华中复办第二届高中毕业生,时年19岁,来渺名前已有两年半教龄。我们初中一班主任林抱治老师,初中二班主任杨允忠老师,与洪老师同班。

图二 渺名中华中学1956年新建校舍(1995)

     我们班名叫"旭阳",意为初昇太阳,朝气蓬勃。初中时期,班上有男、女篮球队,乒乓选手,短跑好手,校内运动会上屡屡获奨。男生经常到附近乡镇游玩,与当地进行球类友谊赛。全校最活跃。

1957年2月,学校给我们毕业班提前考试。历届初中毕业班都有前往首都仰光旅游之举,我们班目标更远,我们请求洪老师带我们前往仰光及毛淡棉,校方破例同意了。除了陈金成与陈进成两位同学留下,其余十四个男女同学,兴高采烈,跟随洪老师整装待发。

图三 澳门同侨大会洪老师与作者合影

      二战期间,我们渺名有小型机场。缅甸独立后废弃使用,野草丛生,面目全非,无空运交通。我们三角洲冲积平原,大小江河纵横交错,当时无桥樑,无公路交通。唯有便利发达的水运交通。从首都仰光经过我们县城渺名,到专区首府勃生之间,有国家航运局伊洛瓦底号双层客轮日夜往返。

我们出发前一天中午,当仰光来的客轮停靠码头时,聪明的家长们顾用两个工人,携带几卷长𥱊,乘客轮到勃生,所有旅客下船后,铺开长𥱊佔居好位,第二天,只允许他人暂坐到渺名,因此我们登船时,个个都有位置,我们让小同学与女生坐中间好位,大同学坐两边。

图四仰光同侨大会自右苏天宝老师苏顺路黄月琴林秀莲老师合影

      轮船过渺名县瓦溪码市,我们在船上用晚歺,天渐渐黑了下来,进入二月,天气已开始炎热,但凉爽的夜风吹过航行中的客轮,我们个个熟睡梦里,直至客轮停靠毛吁篦县城码头,风停了,天气回炎,蚊虫嗡嗡乱叮,我们一个个被叮醒。轮船离岸后,查票员挨个查票,当客轮停靠首都仰光码头,天还未亮,岸上熒光灯照亮通明,绝大部分同学是首次到仰光,被首都的繁华惊呆了。

天亮了,洪老师带我们到他的母校九文台华侨中学,学校给我们免费食宿。当天,洪老师到人民报登载渺名毕业师生次日到访毛淡棉的消息,並将给毛淡棉培植学校教务主任苏天宝老师的信,夹入日报,空邮到毛淡棉。

图五左:苏志发(左)苏顺路(中)图五右:体育老师黎锦鑣(后排左三)吳湖清(后排右一)卢万昌(后排右二)

      第二天一早,我们乘坐开往毛淡棉的火车,兴高采烈地继续旅行,火车行驶到缅甸第三大实丹江,江面上只有一排桥墩,听说二战时大桥被日军炸毁。所有旅客乘渡轮过江,一到东岸,船未靠,我们几个大同学,跳上岸,三步拼两步,冲上停站车厢,佔好位置,待到老师和小同学,女同学赶到时,大家都有坐位了。当火车离站时,火车里挤满了乘客。火车经过许多小站,走走停停,旅客下车少,上车多,到半路时,过道上乘客多到水泄不通。 突然,过道上一个中老女客与另一个中老男客,互相碰挤中打起口水战来,争吵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大家正担心矛盾升级,拳打脚踢。中老男客的一句气话,引起大家轰然哈笑,带动了中老女客,她也噗哧一笑,立刻化干戈为玉帛,两人拉起家常来,大家也松了一口气,真是不打不相识。

图六 与张双泰同学(中)重游木桐镇(1998)

      火车就要驶进沿线最大的直塘站,女生中江才玉同学尿急难忍,我们坐车厢尾,厕所在车厢头,除非长翅,根本无法走过去。火车一停,我领着江同学,跳下车厢尾,挤上车厢头,站居厕门前,火车离站后,如意如厕,解决燃眉之急,待到下一个小站,我们下车返回原位。我畄意到,我们车尾下车时,蔡天福小同学也一起落地,他向不同方向跑去,他回来了吗?一点人数,发现他掉队了。洪老师紧急招呼我们几个大同学,叮嘱我们路上注意安全,到达毛淡棉,苏主任会到码头迎接。火车停站后,他匆匆带着卢万昌同学和苏志发同学赶回直塘市。

图七 重游载膠风景区与侄儿畄影(1998)

      当火车到达萨尔温江边终点站时,太阳西落,天色渐暗,我们互相照顾,顺利登上双层渡轮。萨尔温江是缅甸第二大江,流经丹那沙林专区首府毛淡棉市时,已靠近入海口,江面很宽,江水湍急,航行相当长的时间,天完全漆黑后才斜渡到毛淡棉码头,在灯光下,我们高兴地见到前来迎接的苏天宝主任和培植中学应届毕业班男女同学。

我们当场将路上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诉苏主任,他点了我们十一个学生人数,叫我们不必担心,洪老师会处理好,明天会到来,我们被带到培植中学食宿。第二天上午,洪老师和三位同学平安到达培植中学,大家情不自禁,欢天喜地。才知蔡同学跳下火车后,跑去车站的厕所如厕,当他出来时,火车已开走,他用口袋里僅有的25分钱,请三轮车夫送他到华文学校,在校老师们,安排蔡同学食宿,商议如何护送蔡同学去毛淡棉时,洪老师他们赶到学校。大家虚惊一场。

图八 南友仰光春宴舞台南友主席江才玉(右三)舞男(作者)

     我们在毛淡棉游玩两天,和校选队进行男女篮球友谊赛,男女乒乓球友谊赛,举行联欢晚会,表演歌舞。两个毕业班同学坐谈。使我印象最深的是毛淡棉毕业班同学,展示他们的地理作业,他们手画中国各省彩色地图,功夫很深,十分精美,值得我们学习。

在老师们带领下,两个毕业班同学手牵手,肩搭肩,亲密无间,参拜当地著名的杜布寺院。整个寺院佛光普照,环境优美,男女信徒进进出出,十分热闹,令人难忘。随后我们前往郊区木桐小镇游玩,迷人的湖光树色,水翠树绿,令人畄连忘返。同学们纷纷购买当地特产纯棉纺织品,我购买两条花格被盖,称心如意。我们又到载膠风景区游览,悠长的柏油路両边,挺立着两排参天棕榈树,蓝天背景,风景易人,难于忘怀。

图九 作者前排(左一)与苏志发(左二)小弟家合影(2013)

      当我们清晨离开毛淡棉市,老师与毕业班同学到码头送别,彼此依依不舍,场面动人。后来当我们分别到仰光华中,南中读高中时,毛淡棉毕业生们也分别前来升学,彼此特别亲密,如同兄弟姐妹,形影不离。我和毛淡棉张双泰同学,自高中入学至毕业,同桌同位,他经常关心,帮助我,甚至影响我的前途与人生。我至今感激不尽,非常怀念。

我们回到仰光后,洪老师带我们,分别到市区中华中学与华夏中学参观。当时正逢仰光举办新中国轻工业展览。我们好运入内参观,由于日久天长,记不清全部展览内容,只记得入口处有一台小机器叽喳叽喳响,下面有半只襪子摇来晃去,是一部制襪机,旁边站着一位女工,我们问她一小时能制几双?她说三双,讲话很快,舌头很卷,不太听明白,于是她拇指压食指,举起后面三指头。当时,我们习惯用拇指压小指,举起中间三个指头,表示三个。因此觉得较奇特,至今印象很深。

图十 作者(左二)与篮球及短跑选手赵惠屏(右三)洛杉矶畄影

      我们到傢俱店里选购一套精美的茶桌,包括一张双人椅,三张单人椅,双层方形茶桌,租车运到码头,当我们一起抬运下船时,被两位码头工人叔叔挡住路,不准搬运,性急的胡湖清同学与工人争吵起来,我见状立刻站立中间,耐心向工人叔叔解释,我们是渺名来的初中毕业生,为了报答母校养育之恩,大家揍合零用钱,购买这套桌椅赠送母校,以永久纪念。我们不是做生意,希望工人叔叔网开一面。此时其他男女同学也围拢过来。工人叔叔知道了详情,深受感动,愉快地让我们运上船。

图十一 作者与乒乓选手蔡天福(左一)渺名县城畄影(2011)

     第二天上午,我们在欢乐的毕业歌歌声中顺利回到渺名。结束了长途旅行。此次毕业旅行,硕果累累,大开眼界,首都仰光,听说是当时东南亚最著名最繁华的都市。市区龎大,走不尽看不完。从西南专区跨过仰光专区到东南专区。从第一大江渡过第三大江到第二大江。从冲积平原到高山连绵。宏伟的华中钟楼,热情的各地中学,所见所闻,难于言表。在我们的脑海里,畄下了终生难忘的美好记憶。

图十二 作者夫妇(右)与卢万昌夫妇(左)渺名县城畄影(2013)

     结束语:洪老师现定居美国。十六个毕业生中,陈金成和陈进成一直没有消息。江才玉、苏志发、李容应在仰光。江才玉事业有成,生活富裕,曾荣任仰光南中校友会第十三届主席。苏志发生意有成,生活富裕,安度晚年。苏爱卿在东枝。黄琼寿在缅甸。赵惠屏、苏顺路在美国。陈雪英在泰国。蔡天福是唯一一个仰光大学毕业生,至今畄居渺名。而吳湖清、高瑞元、李貯稳、林和发、卢万昌已先后去世。

9-8-20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