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杨桂芸)

Catherine Ng2017年9月27日1360

  人是感情的动物。写了《军官》,《友谊》这两篇文章后,我的心彷佛沉溺在往日的回忆里。回忆里有你,有我,也有他。有喜乐,有悲伤,有苦愁。

人生似乎是在悲欢离合,喜乐哀愁的苦海中辗转度过。不,我们的人生绝不能这样度过!苦海无边,我们要以理智,智慧让自己脱离苦海,让生活过得自由自在。我们不能缠绵过去,因为过去的已经过去,它已经成为过去式。我们也不能以未来自寻烦恼。我们要把握现在。现在是属于我们的。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做许许多多有意义的事。人生不是受取,而是施舍,奉献。奉献使我们获得幸福,施舍让我们得到快乐。那怕一点一滴,也感到时光没有白过。我们要让自己永远保持一个向上的,纯净的,宁静的心。这样世界万象都变得優雅美丽,生活也充满了阳光。那你做到了吗?慚愧!我得悬崖勒马,及时悔悟,争取善缘,才不负幸得此生。

现在我还那么昏庸,那么无知。

我正躺在床上,仰望着白雾雾的天花板,任思维牵引着我沉缅在遥远的一段段的回忆里。

那一年,我回娘家探望年迈的父亲和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有一天,一位好友闻讯前来相会。偶而有机会和老友重逢,心里非常激动,非常高兴。我们互相开怀畅谈别后的一切。无意中她谈到了一位朋友的悲惨的故事。

他,我们的朋友,也是我从前的邻居。他的父亲是附近乡村里的一位好村长。这位村长逝世后,他的太太放弃了在本地经营的事业,回故乡,接任了丈夫的职务。光阴不饶人,不久,这位女村长也去世了,那时,她儿子自然而然地接任了父母的岗位。不幸的是,有一天,上级派遣了一批侦察员到他们村里追查砍伐松林,运输木材出国外的犯人。因为那时,砍伐松树,私运木材是违反法律的。当时,小村长就得马上深入调查,追迹击查探。之后,向上级禀报。于是,警察把那人判入牢狱。

当那罪犯被释放时,他回到村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小村长带到荒郊野林。他用绳子绑了小村长的双手,然后残忍的在他双臂上刻下了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小村长跪地求饶,那人却用刀尖指着他的胸口,狠狠地说:“你死定了,有什么要祷告就祷告吧!”那时,小村长怒气冲天,愤怒地高喊:“我要报仇,我要杀死你!”瞬间,他的生命随着他的呼唤声消失了。多么使人震惊,令人毛骨耸然。

小村长的生命就这样在悲愤和仇恨交集中结束了。多么凄惨啊!

在死亡前的一刹那,心中感受的愤怒和仇恨,化为能量引发到小村长的来世。不巧的是,他竟投胎到那仇人家。当那人看到妻子生下来的,自己的孩子的手臂上的疤痕时,为父之心,何等难受,有谁能体会得到呢?!

更凄惨的是,那孩子不忘前生,而且怒火与仇恨也牢牢的烙印在他今世小小的心灵里。当孩子会说话的时候,一见到父亲,就指着自己的父亲叫喊:“我要杀死你,我要杀死你!”他的生父再也无法忍受这难以忍受的悲痛,含酸泪流地悄悄离开了家。据说他当了和尚。从此,村里的人再也得不到他的讯息了。多么凄惨的人生啊!难道这就是轮回吗?是因果吗?…….

如今,我又偶然想起了军营里,投胎转世的两个小孩。一个是年纪五,六岁的男孩;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乌黑的眉毛,白润润的皮肤,水红色的小嘴唇,好可爱!可是他生下来就只有一隻完整的手臂,另一隻手臂只有三,四寸长。据孩子的父亲说,他太太将怀孕时,往日常来到他们家吃喝玩乐的战友托梦对她说:“我要来你家吃饭。”之后,他太太怀了孕,生下了这孩子。孩子的断了的手臂就像他的战友在战斗中踩到地雷断了的手臂长短几乎一模一样。太神奇了!另一位是女孩子,那时她刚满一週岁。生来她肚上就有一个大伤疤。那伤疤的颜色比周围的皮肤稍微深红,他们都是转世的孩子。

这些事件证实了,人有前生,来世的言论是不可否认的。

我们自小受到父母和老师们的優良的教育,我们受中国文化的传承,我们力求上进,我们一生不做亏心事。但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悲欢离合,喜怒哀愁的痛苦,有时甚至受到莫名其妙的冤屈,挫折。但你不要怨天尤人。因为这是人生的逻辑,这就是人生!

当我们受到不明之冤时,难免会难过,抱怨。可你静静地想一想,你要如何解释?如何辯白?你能解释,能辯白吗?!……那你认了吧,因为那将是前生无知的你造来的恶报。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擦干你的眼泪,抬起头来吧!

当我们痛苦难受的时候,想一想,一切都是瞬息,一切即将过去。退一步,海阔天空,于是得于释怀,赐予宽容。宽容就是幸福。我们不要把痛苦和遗憾带给明天。

此刻,我默默地祈福众生(包括我)修得一颗清静的,净善净美的心。取得善缘,获得善果。并祈愿世界日益繁荣,人人离苦得乐,生活美满。世界来日更加美丽。

9-22-20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