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四十)中缅文对译的联想(了因)

Catherine Ng2017年9月11日1730

      前些天了因在缅甸中文纲上看到这样一则报导;在缅甸有了一家以文字为菅业的文化产业组织,承接的文件是各类文体的中缅文对译,包括法律,通用,证件,技术,商务,文学……等。

这样的组织有助益於初来咋到缅甸,进行经商贸易业务,投资建厂的华商。不熟悉当地法律,文牍来往难免会寸步难行,有这样的组织,当会有很大的帮助。在中缅文字翻译工作交流上连带着也会大有裨益。当然,因为是营业性质,自有收费的规格。

了因未离开缅甸之前,大概是零五年左右吧,缅甸广东工商总会曾有过这样的内部组织,那是非营利组织,服务性的。初期到缅甸来设点经菅的祖籍公司,办公室,和当地政府部门来往文件,须要中缅文对译的,大都得到该小组的助益。这小组的负责人是了因的执友,诸名中缅文翻译家曹润盛学长。他长期服务华文教育,在补习班办中缅语会话班,在寺院办中文班,是<敏加拉>东盟缅文板的主译之一。最近了因在微信上看到一位网友寻找他的PO文,说是仰光大学中文系要请他去讲学,这消息是否正确无从查证。了因只能说:找对人。

     另一个有关中缅文化的消息;<由缅甸著名演员佐都(剧中扮演“纳八”)主演的电影<纳八>近日在韩国两大城市上演,颇受韩国民众的欢迎,现有韩国著名媒体KBS与缅方洽谈购买此部影片。>这当然是缅甸电影界的大喜事,走向世界呵!

     了因读了“纳八”两字,感到似曾相识,接着在讯息中;<“纳八”是缅甸作家一貌廷名著,40年前曾拍过电影……。>看了“貌廷”作者的名字,才恍然原来就是这本小说,“貌廷”这名字的译音用字和4O年前相同,了因记得黄绰卿前辈对作家貌廷在他的<缅地丛谈十五>中有这样的叙述;

     「缅甸小说“鄂巴”(今译“纳八”)在北京译成中文出板,作者的名字译作<貌迋>,他就是前缅甸作协的主席宇天发,他是华裔,汉名叶天发,他笔名<貌廷>的<廷>字是从<天>字来的。」因而,了因想中缅文在人名,物名,地名中缅音译现今有欠规范。缅甸南北各执一词,祖籍另类。以前缅南译音多以闽南,广府语音,北方渗有滇语音,祖籍是汉语音,现今各地又有新的音译。其实,这很难统一的。黃前辈在同一篇<丛谈>中提到以下几个原则:「依照这样译名的例子,我们对缅甸地名,人名的译音规定这样几个原则:(一)适当地用汉语发音译出;(二)适应华侨的习惯斟酌处理:(三)採用通俗浅显笔划少的字;(四)採用中国地名和人名的习惯用字;(五)避免用虚字,动词字,如己习用的<拉>字例外……。」

     黄前辈的指教当是珍贵的,了因之所以啰嗦提及,希望能引使翻译界诸位的重视,减少每看到名词译文时都要搜尽枯腸,绞尽脑汁地去回想推测。善哉!善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