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子的故事(作者:那巫 譯者:丘文)

Catherine Ng2017年8月16日2550
故事里辛丹叶拉公主的鞋子至菲律宾总统易宓达马可的鞋子,引人入胜的这些有关鞋子的传说,也许多数您都会知道,您如果有兴趣,我想告诉你一件无人知晓的一双鞋子的故事。

《缅甸短篇小说》

            故事里辛丹叶拉公主的鞋子至菲律宾总统易宓达马可的鞋子,引人入胜的这些有关鞋子的传说,也许多数您都会知道,您如果有兴趣,我想告诉你一件无人知晓的一双鞋子的故事。
我是一个医生,医科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沙林县的西彪彬乡合作社诊所担负主任医生,西彪彬乡是一个大聚落乡镇,包括陸六村,滩六村。陸六村出产辣椒,玉黍,麻。滩地村出产花生,葱,土豆,是一个非常富裕的乡镇。教育方面在这个乡镇有一间中学。有一天晚上正是好眠的大好时间二点正,“医生,医生醒醒吧,有紧急病人!”听到屋前有人叫哴。按亮手电筒来到园门,看见园门外站看两个人,一个是合作社聀员哥钦貌多,另一个我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是一位教师。哥钦貌多说:“校长患了急性气喘,请医生走一趟!”。
哥钦貌多掛上我的药箱,大家来到西彪彬中学,在中央教学建筑的旁边,为校长特地建有一憧住屋。进了屋子校长太太说:“请吧,医生。”把我让到另一间房。房里的校长像在拉风箱唬嘿唬嘿地喘气。他无法仰着睡,把几个枕头叠加后俯在上边。他染上的是随时随地会突然爆发的哮喘症。打了哮喘药针,给了Ⅴentolin  Inhaler哮喘病嗅药让他嗅。慢慢地病况下降入眠了。就是为医这病我和校长成了知已。
   星期日诊所放假,到他们学校打乓乒,校长提供清茶,煎鸡蛋,凉拌茶叶招待,我说:“为您校长看诊时,我发现一件很感兴趣的事,夲就一直想问,今天可要问了。”
“什么东西?”
“不是别的,是放在校长床头厨子里的那双鞋,不是新的,是那双旧鞋的,除此而外,另一边的鞋带呢?鞋后根已烂,这样一双无法穿的烂鞋不丢了,还珍藏在厨子里,必定有特别的原因,这原因是什么?我想知道。”
校长叹了一口大气……
“大夫原来也注意到了这双鞋子,不止是大夫,其他人也会好奇,但不像大夫晓得应该提问,是他们没兴趣,对这样细小情节,人们自然不会在意,我也并不晓得伤心。但是,有如大夫是医生同时是一个作家对这事有感觉,关心。我非常高兴。这双鞋子的历史,我会详详细细地讲给您听。大夫可得一件写小说的素材。”说着开始了他的鞋子故事的转述。他说的是这样;
“我是一个寡妇的儿子,我的父亲在母亲怀我时就与世长辞了,父亲是白,是黑,我不知道。我的一生只知“一个母亲,一个儿子”母亦父,父亦母。直到我得到一个衔头,母亲没再改嫁,头顶菜箩裁培我这儿子,集劳成疾妈犯上了心脏病,妈逝世前三天,叫我打开销着的抽屜,把一件长矩型纸盒拿到她面前,打开低盒看见是双男士穿的皮鞋,鞋子已经很旧,一是旧鞋,一是鞋带和底从中间断裂,后根已不见,因此我问……”
“不能穿的鞋不丢了,为什么还收着,妈!”妈说:“妈未离开人世之前,想把这鞋子的故事讲给我儿听。”她支撑着说了这故事。为了不使大夫听腻,我会简要地敘说。时代是日本时期,法西斯日本佔领了缅甸,利刃悬颈的年代,我母亲刚读十年级,因认为英人的教育是奴化教育,所以在一间本民族办的学校上课。她们的校长叫密斯达 雅萨,后来成为民族英雄颌袖宇雅萨。一天有一个日本兵在学校门口拉扯一位女生,女学生哭着拒推日本兵,跑进学校里,日本乓追了进来,这时一件东西猛烈地撞击了日本兵的胸膛,一看是一只男人穿的皮鞋,日本兵生气想闯校门,学生群围了上来,日本兵看势头不对转身跑了。
“日本人不再上门来吗?妈。”我问,媽回答说:“不会放手,孩儿,回来了一车子的日本人,这里边有一位名叫那加达的军官,他是带头的。受皮鞋攻击的士兵,手里拿看攻击他的那只鞋子。”妈继续她的故事。
“日本军官怒气冲冲地走进校长室,通过翻译要校长交出用皮鞋攻击的学生:,宇雅萨说……”
“这皮鞋攻击事件是因为日本士兵侮辱一位女学生而引起的,不管那一种民族看见在自已面前一位女生被異族施暴都不可能袖手旁观。看见欺侮施暴,所以用鞋子攻击,如果认为这用鞋子攻击是犯错,那我们会教训,先生们请回吧!”
那加达摇着头……
“对这学生我们要亲手教训才能滿意。交出来吧!”日本人这样要求,宇雅萨思考了一下……
“好呀!这样的话请在校门口等到下课,因为这么多的学生,要查出那一个是丢鞋子的,非常困难。马斯达们想要亲自教训这学生只好在校门口等看,脚下只有一边鞋子的,就是马斯达们须要的人,查获这个人马斯达们就可任意教训啰!”
就这样日本军官和他的随从等候在校门口。一到下课学生们严肃地有秩序地走出校门,看着他们的脚日本军官惊奇了,学生们都赤着脚,大家都把鞋脱在课室,看到这样的情景,那加达狂笑着,和翻译一起带着侮辱女学生的士兵走进校长室,教师们和学生众此时为他们的校长命运捏着一把汗担受惊怕了。那加达对宇雅萨……
“老师们缅甸人在解决问题方面非常地文雅,团结,使我不能不尊重,详细地调查了,是我这个士兵蛮横造成的事件,这只单边鞋,是他野蛮行径最相称的报酬,我这样认为。喂!站出来。”那加达对站出来的士兵用力地甩了一巴掌。
“这样教训了我的士兵,校长应该满意了吧!”
那加达握了握校长宇雅萨的手离去,到校外那位士兵愤怒地把鞋丟在路上,用他的腰刀猛砍,然后把断尾的鞋丟到路边阴沟里。隔一天早上,向日本兵丟掷鞋子的男孩,拾回沟里他的一边鞋和另一只好的鞋,用厚纸皮盒收藏了。
“不能穿的鞋,为什么要收着?”
“是一双反抗日本法西斯獸行的鞋子,孩儿。为了纪念而收藏的吧。后来被日本士兵侮辱的女孩,买了一双新鞋送给那个男孩。后来他们相爱成了眷属。”
“那么这女孩……”
“是妈!”
“那男……?”
“是你爸!”
“那,爸是怎么去世的?”
“我怀了你时正是轰轰烈烈反法西斯斗争时期,你爸是一位反法西斯战士当然要上战场,经过无数的战役,在一次战斗中他英勇地牺牲了,你爸的连队消灭了日本一营人。日军领军军官不是别的,就是那个握别妈的校长宇雅萨的那加达军官,在他死后从他屍体上搜到一张,他和妻子,刚出生的女儿的合影照。”
“战争多么可怕哦!”
“是的!孩儿。你爸是爱国爱乡的英雄烈士,那加达也是一位好战士,送他们进入死穴的是战争,战争一定会死人。像妈们緬甸人牺牲了,他们日本人的喜若希麻(广島),那加仕琦(长琦)遭受了两粒原子弹,死了数以万计的人,输了战争。妈对战争可是害怕了。所以给我的孩子起了”实迎”(息战)的名字。”
妈把父亲的鞋子加锁珍藏,这鞋子有着反法西斯的历史背景,说是爸和妈的姻缘牵线爱神也不会错。当妈思念爸的时候,可能会背着我拿出鞋子睹物思人流泪。在我面前可从不滴泪,是勇敢坚強地和一切自然艰困斗争的榜样。我喝着母亲的汗水长大,妈是一位英雄烈士的妻子,她本身也是一位英雄母亲。现在两位先哲父母已不在人间了,他们珍惜的鞋子收在我床头的櫃厨里,每看见这双鞋子,就很想念他们,其实不管多值钱的鞋终究要到脚底,但是,我父亲的无人知晓的极普通的鞋子,将永远铭记在我心中,代夫你相信吗!
宇实迎校长详细忧伤地说了鞋子的历史,从厨子里拿出鞋子,反复地详视着那前缅甸民族的有高瞻远瞩,紧密团结,英勇无私,捐棄私利,英雄气慨汇成了一股暖流注入了我的血中。现在宇实迎校长已长辞人世,他说的鞋子故事乃活在我心坎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