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都不想说(貌温那著 丘文译)

Catherine Ng2017年7月23日3110
事情的发生,说都不想说唉!不想说其实就是想说。这种事只有说了心里才会舒坦。就算是背后话吧!背后话自然会有真实的,也会有谣传的。不过,不是要说他人的背后话,是要说自己的闲话,背后活。

缅甸短篇小说 

 

事情的发生,说都不想说唉!不想说其实就是想说。这种事只有说了心里才会舒坦。就算是背后话吧!背后话自然会有真实的,也会有谣传的。不过,不是要说他人的背后话,是要说自己的闲话,背后活。

x     x     x

(一

     我和我的內人结婚,算算已有三十三年。顺便得提一提,我的死党哥阵吞(曼德勒)曾说过:“能和一个女人相处五年以上的男人,可说俱有如海的容忍胸怀,值得称赞。”,那么,如我和一个女人相处了三十又三年,豈非是更应赐予伟大恢宏的赞颂。      其实一个女人要长年累月和一个男人宽恕容忍相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有“甘地”的心。也罢,我们的婚龄已有三十三年。      如果反馈剧情,在我三十岁左右,和现在不幸成为我內人的玛秋雨邂逅。她小时在我眼中可是个仙女般的卷发美女,长发至腿弯,织辫子至腰的头发还卷曲。好女子的五项美质标准中,不是有一项卷发之美吗。(现在因脱发,白发已剪成飘肩发型了。)人美不美那是「自以为床就是皇座」。唉!……算是结成婚了。这也並没有我的丝毫能耐,是她姐姐和朋友为我敲的边鼓,她才会爱上我。(这是在结婚后才知道的。)      男人这种傢伙,钟情一个女人时,会使尽男人的威力,就是天上的星星,也会尽力摘取,使尽各种遍听途说方法取宠摄爱,我当然同样使尽了男人的心机,追求示愛。(战畧,战术手段尽出。)      男人们在未婚前,认定这女人世上最美,其他的就如糟糠,一但结了婚就会认为除了自己的老婆,其他女人都是天仙美女。不是想说其他,我也是众多男人中之一员,所以在结了婚后不久,也感到除了自己的老婆,其他女人均较她美丽。    就这样无意间会淫视其他的女人,这事被我妻子发现,对这种事女人最是敏感,稍有影子闪过「我丈夫这傢伙,有意那个女人」这可能是她们与生俱來的本能。      还有我的淫视状可说是“科夺志”(印度科夺族男人淫视女人的淫态。),张大眼睛注视不放,我的老婆说:「你的看法是“科夺”人的看法,不文雅!」曾经这样提醒过我。她知道对我这样邋遢不修边幅的男人,没有一个女人会喜欢,她自己还是不知因何鬼迷了心窍,她常这么说。      当然是真确的,我要是对着曲线玲珑,体态婀娜的女人淫视,这个女人注意到时必会睨目而视说:「去照照镜子,不值两个钱的样,还敢注视我?」的轻蔑表情。      但是,她们应该明白,在我的眼里认为美所以才看,不美的话才不会费神瞟他一眼。其实,有被欣赏的资格,她们应该感到自傲。美才会引人淫视,不美谁看她。女人最是难以理解,如此睨目蔑视,如“牛骨头不体谅菜鍋大小”的表情只是做给对方看,其实自个心里可能窃窃自喜。      因而,我也对在我的眼簾內出现的,认为美的,经常不客气淫视不误。我的內人对我的”出轨”行为並不表示抗议。“稍微保持点庄重,注意尊严仪礼!”不久不久会给予督导。      现在进入了不惑之年「像你这样邋里邋遢的老人,如果有人要,还想倒贴钱给她。」,她会不时这么说。那以前刚结婚时,为什么要问“你以前有过爱人吗?”的话。我那时当然如实作答曾有过。      是呀……一个年屈卅的男人,虽没有爱人,不混不耍的活,“到这年龄还不长尾巴,是那类猴子?”,定会被人这样嘲笑。      「算不上是爱人!单恋是有的。」推三倒四,顾左右而言他,蒙混过关。这也不可能长时间捂盖,和我小时候曾经有信件來往的少女的信,深藏在秘处被內人搜出,「这是什么人?」开始了英殖民警察審案式的堂審。      证据确凿,人藏皆获,已难狡辩,「是的,初犯还请原諒。」开始婉言撒娇,(不要以为只有女人才会撒娇。男人这种傢伙也会,会走间隙,这叫明目张胆哄骗术。)。      如此这般证据确凿被提诉,我开始辩解那封信是什么意思?男人这种傢伙最掸长诡辩之术。为避罪责会利用各种手段辩护自己,会走法律缝。我对我內人这么说:「你呀!也许你也在我之前会有心仪之人。不要为这芝麻小事的问题烦恼?」左右搪塞。是呀!在和我相恋之前,对她单恋的男人也是会有的。也许她也会有倾心的对候。就这样得到火力均衡,双方停火的协议。(不需要中间人,是双方对话协商和平解决争端的方式。)嗯……可我的淫视习性並没有得到政正。      这呀……大男人不是吗!淫视並不是大罪过。说实话是正直,我虽然犯有淫视恶习,动手动脚,口出秽语是不会的。(说实话,给发财。)

x     x     x

     因此,我也……看上眼的就淫视一阵,不很称意的就放过她,可女孩个个好像更是漂亮了。大概四,五年前,我住的屋子靠近大街。距离我家约一条长竹之遥,有一个公车小站,这小站在我家正对面人行路边,是出租车“的士”棲息等候乘客的地方。噢!就是……公车站是各阶各层,多类型多形态人集聚之处。      我老实地说,对那些仪表不佳,体态不扬的女子,我是不会注目的,但是一但发现美丕子就会全神贯注,这要请原谅。(请換位思考)      我太太在屋前搭了棚,摆开一间小摊卖什物,那些小女孩会來光顾买东西。这些小女孩中如有资色出众的,我会稍为多加注视。她们是来买东西的顾客,自然不好意思失礼到用「科夺」贪婪的眼神。还有內人曾警告,用普通追人的眼神就行。这可要称赞厨房里的了,不失礼的淫视她並不反对。因而对到公车站候车的少女,那可是一个也不放过,请不要责怪的过早。看看她们穿着装饰,有些让人误会是系胸筒裙出街,是呀!只用两条细线吊掛在肩上,以下似是分不出衣,裙的盖着下身,肩膀,背肌,暴露无遗。我不需为了淫视慾到处猎奇,是她们自来的,而且是在众人汇聚的公车站呵!      在家看书,写稿累了,一出家门这样穿着少女就会源源迎面进入视线。(眼睛里如有子弹,加沙战场都要认输。)      起先,“这些女孩这样的穿着,她们一定自以为是?在我眼里认为极为不妥,后来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不但习惯而且喜欢上。”(说实话就发财。)      另一类不是两条吊带的时裝,紧身衣服,像我们穿的背心汗衫,紧紧贴着肉身,同刚才所说,看着看着也习以为常了。      唉!还有一种,穿紧身衣裤,应是按照她们身栽尺寸量身订制,那牛仔裤「沸」非常底「沸」,窄到极处。因此……因此我也不得不顺其然淫视,淫视,淫视了。(说实话,就发财。)

(二)

   有一天,……      在我屋前人行道旁,停着一辆出租车,两个女孩大概等公车等久,也许有要事要赶程,到来租车。事情碰巧我当时到我內人的摊上去拿草煙,两个女孩弯着腰和“的士”司机讲价钱,      唉……她们俩穿的是牛仔裤,上衣紧身短腰,褲子也仅掛在臀部,短腰衣当弯下腰,就露出细腰嫩肉,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遇,看了。这时,內人为找钱给一位顾客,来到我后边的抽屜拿钱……      我的眼前掛着用绳子串成的酸果包,速泡咖啡粉包,成串垂着,为了看那些女孩的萌状,移劾脚步避开遮眼的咖啡包串,不巧踏着了背后我内人的脚背。      「怎么样?」愤愤地吖了一声,去找钱给她顾客后,顺着我注视的视线看去……      「吔!老不死的。我不是说过吗,看时别丢了尊严,现在为了看那些小妖,不顾踩伤自已老婆的脚背。」      「不是啦!我是在检查还有没有“挨斯巴列梭”速泡咖啡包。」      「什么“挨斯巴列梭”?我店里不卖这东西己经很久了。看那此小妖女就看嘛,别踩我脚背!!」      「是了……现在是这个……」      「别再这个那个了,你不喜欢速泡咖啡我也知道,以后想看穿紧身衣牛仔裤的女孩,在屋里看别到店前来做“科夺”淫视状献醜。记着。」      「好,好,好,记住了。」      就这么着,过去的事,真个不想再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