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将军(二十)(中文译者:丘文)

Catherine Ng2017年5月21日1670

(英文原创书名:翁山)
原创作者:貌貌博士
缅文译者:特勉

约会

将军接获四月底同盟军前线军总部发来的一件通知书。同盟军前线英国军官为共同合作亊宜和将军会面,为将来的计划进行协商。当时上缅甸的同盟军已抵达下缅甸,游击队在三角洲一带和卑区周围也已清除了日军。现在日军聚集在东吁,摩弃,勃固山脉和实东河之间。为将要进行的战役,同盟军须和将军商量。盟军前线总部计划从战领的前沿推进,向日军固守的据点发动进攻。英军战领的地区都组织有叫「杰斯卑」的治安团队。在游击队控制的地方将来也要组织类似的统治机构,所以邀约将军和他们相会。「杰斯卑」的口号是「安全笫一」,我是这样认为。

将军高兴了

将军择定在“密苞上村”和同盟军将领们开会。这是直叶区的一个小村。相会的时间规定在晚上九时,约会时间到时会在地面点燃火塘指定飞机降落的地点。约会的当晚将军心情非常兴奋,到联絡点去等候迎接的人员有;帽纳旺,帽吞翁,帽敏高和其他有关人士。在村边飞机降落之处,沿着跑道两边已准备好信号火塘,时间一到就点亮递送信号。将军听着音乐等待贵客。那晚他唱的歌名;“红龙「蚋加尼」”,为什么?他可能只会唱这首曲子。

“要建立新时代,会和平繁荣,以红龙的神威,宏扬民族声誉!”

他的歌声也许不合节拍,可他却激昂地唱着。他的咀放纵地随心所欲的飄忽唱着,他不是背下全首歌的歌词,只记下喜欢的段子。不记意的段停下,记起歌词再跟着哼。帽吞翁和帽敏高看着将军的举动非常感兴趣。他们看着将军切切私语。他是否因为要和同盟军相会,议定将来的计划而高兴,抑或为从山林中的总部回到仰光和爱妻相见而高兴?

那晚飞机没到來。将军和他的伙伴在村中足足等了三天。每晚专司火塘的同志都要准备那几个火塘。看到火塘飞机才能沿两边火塘的中间滑降。但是,没听见飞机声,也没看见飞机的影子。笫四天从电报机送来了同盟军的电报,他们改变了相会的地点和时间,希望将军到新的相会点等候。更改的约会点距原点约二十英里的直叶倡村。同盟军总部决定变更了会谈地。为变更会商地点,在电报中表示了万分的欠意。

战斗

在新约会的地点,将军和他的伙伴等待同盟军的人,这期间还打了两次战,是和失去目标到处流串的一小队日军打的遭遇战。这日军小队脱离了撤退的路线,迷失方向和他们相遇。另一次是在夜间,双方互相射击的声音响遍山野,枪声,迫击炮声齐鸣。游击队围歼有三十七个日军的小队,整夜不停的战斗,笫二天早上他们射击的地方己没有一个日军,不如意想的结果,使大家感到颓废,日军在強烈的火力中静悄悄地转移,他们很幸运沒有被歼。那晚的战况将军非常不滿,对当晚主导战斗的上校军官给予严厉批评和记处。虽然有勇气但不能灵活地掌握指挥善变的战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