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2017年6月11日1310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宋代诗人

《诗词欣赏》 小池 (宋代/楊萬里)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网

泉眼無聲惜細流,

  樹陰照水愛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頭

《诗词欣赏》 小池 (宋代/楊萬里)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网

 

譯文
泉眼悄然無聲是因捨不得細細的水流,

樹蔭倒映水面是喜愛晴天和風的輕柔。
嬌嫩的小荷葉剛從水面露出尖尖的角,

早有一隻調皮的小蜻蜓立在它的上頭。

【注釋】:
泉眼:泉水的出口。惜:吝惜。
照水:映在水里。晴柔:晴天里柔和的風光。
尖尖角:初出水端還沒有舒展的荷葉尖端。
上頭:上面,頂端。為了押韻,「頭」不讀輕聲

 

【赏析】:

       此詩是一首清新的小品。一切都是那樣的細,那樣的柔,那樣的富有情意。它句句是詩,句句如畫,展示了明媚的初夏風光,自然樸實,又真切感人。這首詩描寫一個泉眼、一道細流、一池樹陰、幾支小小的荷葉、一隻小小的蜻蜓,構成一幅生動的小池風物圖,表現了大自然中萬物之間親密和諧的關係。開頭「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兩句,把讀者帶入了一個小巧精緻、柔和宜人的境界之中,一道細流緩緩從泉眼中流出,沒有一點聲音;池畔的綠樹在斜陽的照射下,將樹陰投入水中,明暗斑駁,清晰可見。
一個「惜」字,化無情為有情,彷彿泉眼是因為愛惜涓滴,才讓它無聲地緩緩流淌;一個「愛」字,給綠樹以生命,似乎它是喜歡這晴柔的風光,才以水為鏡,展現自己的綽約風姿。三、四兩句,詩人好像一位高明的攝影師,用快鏡拍攝了一個妙趣橫生的鏡頭:「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時序還未到盛夏,荷葉剛剛從水面露出一個尖尖角,一隻小小的蜻蜓立在它的上頭。一個「才露」,一個「早立」,前後照應,逼真地描繪出蜻蜓與荷葉相依相偎的情景。楊萬里寫詩主張師法自然,他對自然景物有濃厚的興趣,常用清新活潑的筆調,平易通俗的語言,描繪日常所見的平凡景物,尤其善於捕捉景物的特徵及稍縱即逝的變化,形成情趣盎然的畫面,因而詩中充滿濃郁的生活氣息。古詩今譯泉眼悄無聲是珍惜細細的水流,樹陰映水面是它喜歡晴日的溫柔。小小的嫩荷剛露出緊裹的葉尖,早飛來可愛的蜻蜓站立在上頭。美術家朱宣咸以楊萬里《小池》詩意而創作的中國畫作品《小荷才露尖尖角》,非常形象與生動地反映了這一詩情畫意

 

【作者简介 

《诗词欣赏》 小池 (宋代/楊萬里) - 南加缅华联谊会 - 南加州缅华网

杨万里(1127年10月29日—1206年6月15日),字廷秀,号诚斋。汉族江右民系吉州吉水(今江西省吉水县黄桥镇湴塘村)人。南宋大臣,著名文学家爱国诗人,与陆游尤袤范成大并称“南宋四大家”(又作“中兴四大诗人”)。因宋光宗曾为其亲书“诚斋”二字,故学者称其为“诚斋先生”。

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杨万里登进士第,历仕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曾任知奉新县、国子博士、广东提点刑狱、太子侍读、秘书监等职,官至宝谟阁直学士,封庐陵郡开国侯。开禧二年(1206年),杨万里病逝,年八十。获赠光禄大夫谥号“文节”。

杨万里一生作诗两万多首,传世作品有四千二百首,被誉为一代诗宗。他创造了语言浅近明白、清新自然,富有幽默情趣的“诚斋体”。杨万里的诗歌大多描写自然景物,且以此见长。他也有不少篇章反映民间疾苦、抒发爱国感情的作品。著有《诚斋集》等。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转载自缅华网》

资料图

华轩报导

据缅甸劳工、移民及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表示,已加入外国国籍的缅甸国民将无需申请签证即可入境。这位负责人表示,“缅甸国民想回来在这里谋生,以前申请入境签证很困难,他们希望能够经常进出缅甸”。

上述规定只限于已加入外国国籍的缅甸国民,其他国籍的国民不在内。

在仰光和曼德勒机场请同时出示外国人长期居留证件和入籍证本。这位负责人表示,“以前进入缅甸需要签证,现在则是无需放弃那边的国籍而能够在这里居住,以前,拿着签证还要申请长期居留证的延期”。

外国人长期居留证分为外国人技术人员、企业投资者、原缅甸籍国民以及相关国民等四种。

申请外国人长期居留证件需缴申请费500美元(无退还),在获得“批准外国人长期居留证中央小组”的通知书(60)天内携带相关文件向仰光“外国人长期居留机构”,每人缴纳年费1000美元。

每位原缅甸国民则缴纳500美元,7 岁至18岁的合法子女每人需缴年费300美元。

外国人长期居留证于2015年开始执行,至今已有397人申请,262人获得批准,尚有89人在递呈联邦中央政府审查批准。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本网讯)
夏末初秋,虽然炎炎热气未退,秋老虎尚踟蹰不去,南加州缅华社圈已呈一片欣欣,本周八月六日缅华联谊会活动中心,传出几项讯息抄录于下:
(一)据悉本州缅华联谊会和南友联谊会已开始接受参加笫九届曼德礼同侨会及顺道游报名工作。
(二)南友联谊会发出将参加十一月五日举行的柔似蜜社区健康日太极拳表演及另外两个节目,希望有兴趣的同侨踴跃参与。
(三)南友联谊会将于八月十三日举行为五,六,七,八月出生的会员集体庆生会。
(四)南友联谊会完成了本年度換届选举,并于七月卅日复选,选出新一届干事,林碧华女士荣任该会会长。
(五)缅甸会订于八月廾日借缅华联谊会礼堂举行年度敬老活动。
(六)……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来源:人民日报

《转载自缅华网》

人民网曼谷8月13日电:8月11日,由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援建的缅甸航空航天大学新宿舍楼启用暨第十六所“中缅友谊学校”揭牌仪式在缅甸曼德勒省密铁拉市隆重举行,中国驻缅甸大使洪亮、缅甸教育部长吴苗登基等出席并分别致辞。洪亮还代表中国大使馆向该校在读学生捐赠了奖助学金。

洪亮致辞时表示,缅甸航空航天大学是“中缅友好学校”网络中的首个高等学府,该校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中国高校交往密切,多名教学科研骨干曾获中国政府奖学金资助公派留学中国并获得硕士、博士学位。今后,中国大使馆将利用“中缅友好学校”平台支持和帮助缅甸航空航天大学更多师生赴华学习交流,积极协助该校同中国科研院所加强交流与合作,帮助缅甸提升航空航天科技水平,更好服务新时期缅甸国家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

(资料图)

吴苗登基感谢中方对缅甸教育和科研领域的支持与帮助,并表示,今日启用的新宿舍楼极大改善了学生学习生活条件,提升了缅甸航空航天大学的整体设施水平。中国大使馆提供的奖助学金将帮助该校优秀学生及家庭贫困学子更好地完成学业。希望学生们能够在缅中合作项目的关爱下早日成才,为缅航天航空事业发展做贡献。

由中方援建的该校新宿舍楼占地面积3717平方米,建筑面积约2500平方米,以4人间宿舍标准可容纳192名学生住宿。该宿舍楼将于今年12月新学期正式迎来第一批学生入住。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了因真佩服诗人卓叶先生把生长在缅甸的司空见惯的,日日必茹的做为家常便莱的料“马支底”(ma Kyi)写成一首情意缠绵的情诗。读了这诗激起了因在缅时的一段生活回忆。

记得阿黄前辈在他发表在当时新仰光报的「缅甸小研究」有一篇有关“酸豆树”的短文,字数不多,抄录于下;

「本刊日前刊登郭沫若先生的南纪行“鹿迴头”一诗,有“酸豆参天树,椰林映日稠”句,并附注说:“酸豆树成大乔木,豆荚肉熟,色如骆驼绒,其味酸甜,有类果醬。”」

这种酸豆树,他的豆荚,显然是我们日常的调味食品,亚参子了。

从前,担心回国后没有这种南洋食品吃,前年有朋友讬带一色「亚参」到北京去,现在知道海南岛也有出产,可以增加生产,供应作华侨食用,因为马來亚等地华侨也喜欢吃的。

「亚参」是马来西亚语AhSAN。仰光华侨土产商也沿用此称。闽侨叫「酸枳仔」,粤侨叫「酸子」,书上称「罗望子」,是豆科乔木,羽状複叶,小叶很多,白花,中缅甸一带也有出产。

缅人取罗望子的嫩叶当作蔬菜生食或煮汤。<马来人也用阿杉,加厘,忽头,青瓜,番茄,生莱煮成酸汤。>取罗望子晒干貯藏,味酸而甘美,尤胜醬醋,以煮鱼羹最佳,又作药用,或制缅烟枝调汁用。街上售卖作冷欣品。劣等的罗望子,可饲象。李时珍<本草纲目>谓罗望子供药用,为清凉剂。

云南亦产罗望子,我见过乾藏法亦与缅甸同。<正学通>载:<酸角,生云南临安诸处,状如猪牙皁莢,浸水和羹。酸美如醋>即是。

阿黄前辈对「亚参」敘述得非常清楚了。罗望子生长在中缅一带,而且成林成叢,产期结得滿树金黄,村民只要进林就可拾得袋滿箩而归。了因在缅华人土产店见到的是,箩筐装全肉上等酸子。箩筐装带子中等酸子,还有用塑料簿衣塑成方块形,然后用麻布袋装的下等酸子,曾经外销出囗。

罗望子剃了皮,抽了筋,和上清水使之溶合,那真是上等酸料。缅食凉拌白饭,凉拌面条,凉拌米粉,凉拌棵条均要用上,那味儿和柠檬是有差别,但只能用舌尖去领会,无法言传,就在于它有一种独特的微甘。说到罗望子的「羽状複叶」用蝦米或小虾,忽头,青椒适量加水煮汤,那酸涩甘辣至今还在喉间馈迴。如果加上辣椒粉煮成羹,更是一碗下饭的上肴。

总之,它是一类极为平民,贫民的家常食品(缅语;申也达阿沙阿萨)。了因在缅甸时,军政时期云南商家曾到缅甸扫採罗望子,不久就有依拉罐的“酸角汁”饮料进入市场,而且非常受欢迎,原来这“酸角汁”对上白酒,变得甜酸顺口,不減酒精含度。了因记起了<阿雅达>上缅甸人的酸汁担,一支两端翘的特色扁担,掛着两个竹制的盛土砂锅的担子,一边是酸角已调了水的汁,一边是杯子和洗杯的水。沿途叫“马支漂艺!”,做此行业的都是上缅甸下來的,所以叫<阿雅达漂艺>。现在己绎绝跡了,现发现在广东大街摆上一张桌子,上有酸角汁,另有纱布漏斗,斗里一块冰,有人喝用舀子舀起角汁冲向漏子,用杯在漏下接着。天热时怪诱人的,但小心肠胃欠健的,喝了会泻肚的人不宜。

罗望子结子抱团,角子像了因们的手指,有三节的,四节的,两节的,诗人卓叶先生把两节酸子当求凤信物,浪漫香艳,直抒胸臆,亲切浓情,必将抱得美人归!

阿弥陀佛!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此时我家从龟雷村迁居县城11条街。11条街位居城南。B横道与C横道之间的11条街房屋建筑最漂亮,街道两边全是同样大小的砖木结构瓦顶两层楼房,均有独立院子,听说是印度建筑商所建,出售给有钱人。乡下大乱时,大姨棉和她大弟貌丁合购中间一幢。后院很宽,正屋后有两套厨房,左旁有一口大井,右旁临时搭建小茅屋免费给我们暂住。我从乡下回来的同时,二姐、三哥和小弟也从勃生回来,大哥代替母亲往返乡下卖成衣。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向全世界宣告成立。彻底改变了旧中国的面貌。巨大地影响了整个世界。也影响了全世界华人华侨。包括缅甸华侨。我们自小学开始改读新书,接受新教育,新思想。小时努力学习,热爱祖国,长大为祖国为侨胞服务。

渺名县城中华中学新旧校楼

1950年夏季,太阳高照,天气炎热,有一天下午约2时,渺名县城发生特大火灾。火从我们中华中学前面的平民区烧起,烈火迅速向东,火势越来越大,沿着12条街一带,烧至江边双塔和尚庙。掉头向西烧回来,11、10、9三条街东部所有房屋陷入火海,当火烧到11条街电影院,离我们只有几百米远时,大家已意识到危险了,大哥将茅草屋顶撤除干净,大姨棉与女儿将家中细软往井里扔,其子哥貌伦与大哥井中提取大量的水,装满桶桶缸缸,开始利用竹梯往东边木壁,泼水浇湿,一遍又一遍,当火烧到隔壁楼房,虽然相隔10多米,烈火冲天,热浪四击,东壁烘冒灰烟,两人冒着烧伤危险,继续热浪中泼水不弃,幸亏没吹东风,隔壁火焰冲天燃烧之后,逐渐下落,最终奇迹般地保住了大姨棉楼房。大姨棉家向西隔两幢楼,便是我们的中华中学,宏大的三幢连砖木瓦顶校楼。此次大火侵吞了半个县城,惨不忍睹,损失极大。当晚大姨棉让我们在她家楼下过夜。

甥儿与侄儿们的剃度典礼(与笔者三兄弟剃度同庙)

灾后很快重建新屋,我们在11街与B横道交叉口租到一间木地板,竹编壁,茅草顶公寓边房,母亲利用有利位置,新开家庭小杂货店。大哥正在大佛坡村一带穿村走街,叫卖成衣,县城对岸龟雷村大米厂主招呼他去当小厨师.母亲叫我去通知,我单独乘船前去,在伟吉村下船.步行到出生地大佛坡村时,天色已灰暗,找到大哥时,已是入夜.大哥带我回伟吉村过夜,第二天匆匆返回县城。因此,此次一游,对出生地模糊不清。

母亲是个虔诚的佛教徒,有一分钱就想布施一分。现在手里有些积蓄,生男剃度是佛教父母无上荣耀之举。于是母亲选定吉日,同姨姨,二姐一起带我们三兄弟到和尚庙举行隆重佛礼,邀请亲朋好友到场。当日我们穿的丝织白衣红纱龙,戴的金项链,坐的亮丽毛毯,全由大姨棉免费提供,大姨棉亲自出席。还请了吹鼓队助兴,场面隆重热烈,见到三个小和尚,母亲圆了佛梦,高兴之至。

拉斯维加斯洪士连老师现居合影(2017-5-11)

大姨棉一直关心我们家的生活,需要帮助时,总是乐意伸手,我们一直很敬爱她。从战前到战后,大姨棉家底厚,拥有乡下许多良田,经济来源不断,生活过得很富裕。1957年2月,学校给我们初中毕业班提前考试,我们全班向教务主任兼班主任洪士连老师请求,前往仰光、毛淡棉毕业旅行,得到批准。行前我去拜别大姨棉,她祝我一路平安,送我20元零用钱。我舍不得花,在毛淡棉市木董镇买2条当地特产纯棉被盖,1条送给大姨棉,另1条送给母亲,大姨棉称赞我懂得孝敬长辈。1960年我高中毕业,前往土瓦市甘保镇教书,放假回家。买了几条印度尼西亚特产女士纱龙,特地选了2条适合长辈穿的花色,分别送给大姨棉和母亲,因为是稀货,她们显得特别高兴。

大姨棉有3个孩子,大儿子叫哥貌伦,女儿叫马布,均不娶不嫁,陪伴母亲。小儿子叫哥几顶,自小与众不同,读中学时,独自离开渺名前往仰光,报考航空学院,成为优秀的飞机驾驶员。由于刻苦努力步步晋升,成为民航总局主要长官,为家族争光,他常邀请母亲与兄姐来仰光拜大金塔。

前排左:二姐二嫂三嫂弟媳,后排左:大哥二哥三哥小弟

母亲是生意迷,有一分钱,做一分钱生意。当时小弟得怪异水肿病,多年不愈,被逼辍学,全家独有我懂中文,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放暑假时,送我到中央市场布匹店蹲点,观察店主经商方法,店主给我吃一顿午饭。我度日如年,生平唯一一次,觉得时间走得太慢,地球停止运转,无心学做生意,完全辜负了母亲的深情厚望。

1955年,离开渺名10年之久的二哥,告别勃生,回来团聚。眼见母亲年纪渐大,体力衰弱,小摊生意并不起色,恳劝停业。二哥领着三哥炸油条送茶店,维持家庭生活。母亲才结束了长达20多年的生意生涯。

笔者小学时呆过的渺名县城中央市场布匹店原址(2013)

二姐、三哥、二哥先后成家,各自创业。大哥在市场开麺店。小弟在仰光政府机械学校,柴油机科毕业,得到良好工作。我高中毕业后出外教书。母亲晚年无忧无虑,小弟经常带她出外拜佛。心身愉快。唯一牵挂我长期在外,多年不归。1975年肺癌病逝,享年68岁。

据小弟回忆,上个世纪90年代初,得知英脉镇华人墓地,当地驻军将挗平另用,大哥及时赶去,将父亲遗骨运来渺名,同母亲合葬华人墓地。

在家祭拜父母(1995)

1995年,缅甸已开放,允许外人赴缅探亲旅游。美国政府批准我们合家从香港移民美国,行前我和妻子携带两个爱儿,先回缅甸探亲,见到阔别26年的兄弟姐妹。我离开渺名前住过的木屋,后来小弟经济好转,1981年改建两层漂亮洋房。大哥在家蒸煮多样福建佳肴,率领我们烧香祭拜父母,到华人墓地跪拜父母。

当我走到家中佛堂,寻找父亲象牙筷子,让两个儿子看看他们祖父的唯一遗物,我所熟悉的筷子却不翼而飞了。只有内装金庙佛殿的玻璃瓶家宝。问及各位兄弟姐妹,均说可能撤盖新楼时丢失。我无限惋惜,非常感慨。母亲舍命力保父亲的象牙筷子,搬了8次家,始终供奉佛堂之上,日夜敬拜,视为家宝。母亲走了,父亲的筷子也丢了。

85岁高龄二姐苏金治现居洋楼前畄影(2017)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战争结束以后,印象最深的是英钞硬币回到市场上,重新成为流通货币。对作者而言,对战前的流通货币毫无印象,所以觉得特别新鲜。社会安定下来,各行各业迅速恢复发展。隔壁邻居一家要搬迁县城。两家人互相依依不捨,第二天就要分手,两家人一起烧饭做菜,同桌共歺,亲密无间。当晚,邻居向富人借来畄声机与许多唱片,听歌吃宵夜,我年幼熬不了深夜,睡睡醒醒,迷迷糊糊,大人们则通宵达旦,不曾合眼,一生中有数不清的与友分手,都没有如此深情友爱。

记得有一天管家宇迎埃来看望过我们,天气炎热,他在客厅躺身小息,如同一家人,看来对母亲有心意,但母亲只当恩兄,别无他意。

龟雷村和尚庙大坐佛(2013)

邻居搬走不久,我家遭遇火灾。晚上深夜,姨丈听到蚊帐内有蚊子,怕叮咬爱女,起身点煤油灯,听说煤油中参有汽油,整个油灯燃烧起火,漏油通过竹编地板,烧到地下,姨丈独个爬到地下灭火,不幸姨丈身处上下烟火之间,当他扑灭了地下火,返回家中,惊醒的家人也扑灭了地板上的烟火,烧伤背部的姨丈,体内如火,直要喝水,姨姨及时阻止了他。幸运的是当晚恰巧我家来了青年乡客,名叫貌堆,姨姨叫貌堆火速到村里有椰树之家,上树砍来两串新鲜椰果,一连给姨丈喝下7、8粒椰水,大家把隔房竹篱笆撤下,让姨丈在屋内来回走动,不让他跑到屋外受凉。天蒙蒙亮时姨丈才安静下来。

第二天,姨丈背部佈满大小水泡,十分恐怖,小孩子都不敢靠近。水泡干瘪后,泡皮脱落,整个背部,无皮红肌成片,不忍心看。经姨姨细心涂药,渐渐地长出新皮,度过灾难。姨丈康复后,我们离开村东公寓,迁居村北江边木屋。

内装金庙佛殿的玻璃瓶传家宝

伊江三角洲靠海,渺名江每天涨潮退潮两次,涨潮时水面接近我们家底,退潮时露出3、4米高的房柱,家后有小木板桥相连,我揀到一粒篮球大的空心铁球,扔到江中浮力特强,是我江中游水的好伙伴。

母亲送三哥和我去和尚庙寺主那里学缅文,三哥不想读书,辍学离开家,赴专区首府勃生找二哥,他们在福州人开的亚洲茶店当伙计。大哥在县城林老板经营的大杂货店当小厨师,不久与乡下的华人女士结婚。婚后他们到离县城半小时船程的布露村打工,村子不大,只有一条街,但有一个大辗米厂,日夜𣎴间断辗米,大老板姓郭,家居县城,上午乘船去米厂工作,下午坐船回县城过夜,有其亲弟妹畄守米厂,大哥在厂里主要是当小厨师,给郭老板和主要职员烧饭,分得一套两层宿舍。

姨丈与姨姨遗像

姨丈与他人合伙卖拖船用木柴,姨姨提出同住分伙食,母亲十分难过,三个哥哥在外,无力资助,未满16岁的二姐每天起早摸黑,渡江到县城私人捲烟坊打工,5、6个女工中二姐年龄最小,动作最快,女老板与工友们都喜欢她。我们一家4口伙食费全靠二姐挣得的1元钱,一生中最贫困艰难。

战后县城饼店林老板迁居勃生做生意,家里急需家务工,招呼二姐去帮忙,允许携带小弟去,二姐工作很卖力,老板娘很喜欢,还给小弟同她的孩子们入读中文小学。有一次,三哥在和尚庙沙地上揀到一颗寸半长罕见的红宝石,两头尖中间宽,加工精细,非常漂亮,十分珍贵,悄悄交给二姐,二姐转送给大姐(老板娘),老板娘见到稀世珍宝,又惊又喜,问二姐想要什么,尽管开口,二姐什么都不要,于是老板娘送给她红宝石金戒指,以示谢意。老板娘手戴奇宝金戒,出现女友圈,显得格外风光。

伊江专区首府勃生市手工特产之一花伞

逃难之时,母亲誓言,再穷也不回生命不保的乡村,此时听说乡下太平,又处生活无路,家人四散,决定一试,把我交给姨姨看护,独身过江办货,得到成衣店老板赊账。第二天一早先乘船后步行,回到阔别6年的大佛坡村,想不到相熟村民热情接待,不但买货,还免费给予吃住,跑了几趟,积累了一些基金,正逢乡下秋收,回程运稻谷来县城辗米厂出售,学父亲两头赚钱。记得有一天下午,母亲从县城渡口单独租小划船,斜度直至我家旁边的木桥,我兴高彩烈,接过行李,牵手回家,母亲给我买来两条松紧带短裤,送表弟表妹糖果。我高兴得要命,从此结束了下体无遮的尴尬人生。这是父亲过世后母亲做生意最成功的一次。

这段时间,人生经历几件大事。姨姨初生小儿康元兴。有一天上午,县城传来台风警报,中午西天出现異常红颜,下午西方吹来猛烈强风,姨姨身怀幼小子女,我们缩身客厅角落,姨姨不停唸佛经,祈求佛主保佑。台风阵阵吹烈,木屋一次又一次向东倾斜。屋顶茅草翻来复去,我们处身屋倒被压的险境。直至下午四时许,风势逐渐減弱,大家逃过一劫。听说当时中央市场上空,无数铁皮飞天盘旋,十分危险。此次风灾,村内无数椰树拦腰截断,不少大树连根拔倒,到处一片狼藉。幸亏村民躱避得当,没有造成重大伤亡。

缅甸风灾惨景

1947年7月19日,翁山将军在仰光秘书厅开会之际,被人枪杀。噩耗传来,举国上下,悲愤交织,义愤填膺。也增强了争取民族独立的决心。

1948年1月4日,缅甸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继印度后宣告独立,建立缅甸联邦共和国。

大哥有事来县城,顺便回家看我们,觉得家里应该要有人懂中文,给我缝两件白衫衣,两条卡吉短裤,带我回布露村,送我入读中文小学,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虽然刚入学时,我连自己的中文名字都不会写,由于自己勤奋,很快跟上去,並与高班同学参加算数比赛,首先答对题目,获得奨品。下午老师见到大哥,当面称赞我,大哥很开心。晚上在家大哥教我初级珠算,希望长大后做生意。

乡下学堂壁掛孔子与孙中山像

我在乡下只读了一年小学。先是两岁大的姪女生病,大嫂带她去县城医院就医,后来大哥跟去,暂请邻居助我伙食。姪女不治,接着大哥大嫂意见不合,导致离婚。大哥无心回布露村,和母亲一起回乡做生意。学期结束后,我退学回家。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大约1936年,奶奶在家乡过世,父亲托人把郭水木大哥接来缅甸。为什么我们的同父异母大哥姓郭呢?说来话长,父亲有4个兄弟,他们的姑姑嫁到郭家没有子女,向她哥哥要领养最小的侄儿,祖父答应了,但有个条件,到郭家后孩子拥有郭苏双姓,长大成家,第一个男儿姓郭,让郭家有香火相传,其余子女姓归苏家。(1986年我们合家回家乡福建海澄探亲,拿到一张50年前照的珍贵相片,大哥到缅时,父亲特地到英脉市拍的全家福,寄去家乡的,笔者尚未出生)。

大哥来到缅甸,已是20出头的青年。父亲发现他不识字,非常懊恼,不是定期寄钱给他读书吗,可能是奶奶十分溺爱,没有严加管教,小时候经常逃学吧。但是他很会煮福建菜,后来长期从事小厨师工作,以此谋生。母亲把大哥送到就近的和尚庙与同龄吉英族和尚交朋友,学缅语。后来和尚还俗,种田为生,两人成为知交。

大哥到缅英脉市全家福留影(1936)

三哥幼时聪明,但脾气十分倔犟,想要什么,非得不可。有个中年村民,常来我家买货,见三哥可爱,喜欢顺手抱抱。有一次忘了抱他而离,当三哥发现时,人已走远。三哥指手又哭又闹,非要回来抱他不可。母亲哄他不行,父亲吓他不停,打他指手不止,伤透了脑筋。

此时,姨姨在新村乡,怀孕一个,顺产一个。远近村孕妇们,常来找她,用缝衣线,在她大肚子上绕7圈,带去缠她们的肚皮,以求像她一样顺产。当时农村有时耳闻难产,甚至丢命。孕妇们不寒而悚,每次分娩,视为过一次鬼门关。可惜,姨姨生一个,丢一个。父亲十分同情,将三哥许给姨姨,待长大一些,领去抚养,姨姨夫妇大喜,常来看望养子。至今三哥家佛堂上供奉有姨丈和姨姨遗像。

听母亲回忆,我幼时聪明安静,喜欢独个玩耍,并不麻烦父母,与三哥脾性截然不同,深得父爱。有一回自己在家玩泥巴,揑泥人,父亲深有感慨,亲口告诉母亲,孩子乖巧伶俐,将来会有出息,一定会孝敬你,我恐怕是享受不到这个福气了。

渺名县城江岸美景(2013)

我的大弟苏顺潦出生不久夭折。当父亲在英脉市突然重病不起,母亲怀胎小弟七个月赶到时,已是奄奄一息。不久永远离开我们,大哥抱我打伞,雨中送葬,我毫无记忆。从此,家中失去顶梁中柱,母亲扶老携幼,独挑大梁。抚养年迈体弱的她的外婆与5个子女。

母亲说乡下的生活很安宁,社会治安极佳,可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缅族农民与吉英族农民和谐相处,友好往来。岂料,突然暴发民族冲突,社会动乱,两族互相惨杀,听说是英殖民者从中挑拨,坏人趁机捣乱,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母亲、姨姨和姨丈,匆匆掩埋家中货物,带领老小,连夜往渺名县城方向逃难。日伏夜行,来到大江边,幸好遇到回县城的收猪木船,好心的姓石老板救了我们,躱进舱内,与猪只一起被运到渺名县城,全家逃过一劫。母亲的小弟,屡劝不离,留守我家,不久惨遭毒手。

拜访石老板长子南友学长石清水夫妇(2013)

我们到县城,石老板收容我们暂住县城对岸龟雷村他家大院里。姨丈带着大哥出外走船打工。母亲扔下几个月大的小弟,渡江到饼店林老板楼前摆小摊,卖烟、火柴。中午小弟醒来,要吃奶,哭叫不停,二姐如何哄他不行,二哥砍下一段芭蕉树,从木桥上扔下,纵身一跳,靠芭蕉树浮力,直往对岸游去,去急唤母亲回家。江水满满,空落细雨,我站在桥上,担心地眼望远去的二哥,这是我生平能够回忆的最早的记忆,终生不忘。

1942年,日本入侵缅甸,我家迁居龟雷村中,租住一间木屋,直至1945年二战结束。初迁不久老曾外婆病故。姨丈和大哥仍旧出外打工,一来找钱,二来躱避日军抓壮丁,少有回家。13岁大的二哥天天渡江到县城大小码头叫卖炒花生。后来当木梳学徒工,纽扣学徒工,没有机会上学。母亲与姨姨联名开家庭小卷烟作坊,雇两名女工卷缅甸树叶烟条出售。10岁大的二姐只上了几个月缅文小学,辍学在家照顾三个弟弟,她很快学会卷烟,另立一桌。大约开了2年,因购入卷烟叶假货,亏本倒闭。

渺名县城开名富翁宇巴腊遗像(2013)

当时盛传,日军见中国人格杀勿论,但母亲始终坚守华人习俗,黑服守孝长达七年。逃难时一家之命朝不保夕,母亲不忘随身携带三样东西;初生小弟,内装镀金佛寺的玻璃瓶,父亲生前使用过的一双象牙筷子。每年照例过中华传统春节。吃团圆饭,母亲允许家中大人玩纸牌,我一看即学会,背着母亲与三哥偷玩3张9点与21点。七月半中元祭祖节即临,母亲照例在家包粽子,我记得很清楚,姨丈钉一颗铁钉在柱上,母亲悬挂一束束草绳,包大肉粽与小灰粽,足有7、8十个。祭日下午,祭肴满桌,祭酒满杯,父亲的象牙筷子,从佛堂移置祭桌,率家人烧香跪拜。并把金银纸折成宝船,屋前焚烧,缅怀父亲。

我们几个兄弟分到肉粽,十分高兴,三哥和我先吃边角,露出肥瘦香肉,左看右赏,小弟早已吃完一个,要分我们的粽肉,在母亲的劝说下,我们只好给他。直至今日,我们过节吃粽,先吃边角,再尝肉心之习惯。

龟雷村中旧址 已改建洋楼(2013)

小弟生来脾气大,爱哭不止,有一天下午,趁他睡午觉,母亲去村东和尚庙院子里打饮水,他醒过来不见母亲,大哭大闹,我跑去叫母亲回来,母亲放下头顶陶罐喂奶,他死不肯,非要母亲抱他回到井边喂,母亲不打不骂,抱他到井边,他才肯吃。

不久姨姨生个女儿,战争年代,枪林弹雨中出生的孩子,反而活了下来,姨姨拿筛子铺上白布圈,让女儿躺在里面。孩子见人爱笑,因此取名笑笑。有一天下午,约4时,盟军轰炸机突然低空轰鸣而至,朝日军江边驻地猛烈轰炸。姨姨抓住女婴筛,二姐抱住小弟,三哥跟在其后,跑进防空洞。母亲拉住我的手刚跑到洞口,轰隆巨响震耳亦聋,母亲护我伏地躲避,一块银元大的炸片落到我们身边,吓坏了我们母子。待到飞机走远,我们回到屋里,米缸顶盖上又发现了一块。

龟雷村庙院内母亲井旁喂奶小弟的大水井(2013)

母亲非常担心县城里的二哥,不一会二哥平安回来。他拿水桶跑到江边捞几条鲫鱼回来,江水变青黑色,鲫鱼也色泽乌黒,挣扎到岸边,因为多数炸弹掉落江中水里爆炸,污染了江水,母亲叫二哥将鱼放入清水里,待到污染水流尽,放生回江里。

父亲去世时,母亲还不到40岁,周围好心人劝她改嫁,可她一心孝敬父亲,丝毫无意再嫁。村中有一幢白色两层洋房,主人是当地开明人士富翁宇巴腊,当时他埋名改姓,躲避乡下,免遭日军捉杀。由大管家宇迎埃与印藉家仆守护。(后来才知家仆乃英府畄下的无线电探员)宇迎埃单身,心地善良,有时到我家看望,见母亲护老带幼,手头拮据,伸手帮助,送给我家一匹边带蓝线的白布衣料,可谓雪中送炭,解决燃眉之急。

 

龟雷村庙院笔者童年念书的庙楼(2013)

不久,驻县城日军乘船往海口方向撤离,崭新日元成了废纸。同时,我们家也迁居村东竹编公寓。虽然在那里我们只住了短短的一年,发生不少难忘大事。1946年初的一个下午,太阳西照,蓝天无云,突然高空传来飞机轰鸣声音,人们习惯地跑进防空洞。后来听到有人喊飞机撒钞票,大家跑出来抬头观看,整个高空飞满了彩纸,盟军撒发的传单,告诉人们,日本投降,二战结束。

从富翁到乞丐,从乡村到城市,从国内到国外,全世界人民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在我童年的时候,开始能够记忆的岁月,经历了战争的洗礼,目睹了世界范围普天同庆的壮观场面。

龟雷村北江滨旧址居屋已沉毁木桥依旧在(2013)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前言:生活在20世纪的缅甸华侨,有许多共同的经历,他们为了立足缅甸,和缅甸各族人民魚水相处,建立永久的"胞波"情感。为了传承中华传统文化,养儿育女,为了美好的生活,不歇努力,可歌可泣。值得生活在21世纪的缅华后代学习借鉴。

中华民族有5千年悠久历史,光辉灿烂的文化,优良传统习俗,众多节庆祭日。每年清明节,端午节,农曆七月十五中元节,华人祭祀祖先,感恩与怀念先辈。每逢祭节我特别怀念父母。

母亲名叫马丹几,原藉渺名县英脉市新村乡人,缅族,虔诚的佛教徒。属于缅甸伊江三角洲鱼米之乡。居民多为缅族与吉英族,世代种田为生,亦有一些华侨,多做生意谋生。

二伯父与二伯母        父亲与母亲

新村乡有个做生意的华商,取了当地名门缅族女士,名叫马棉。两人年纪相差较大,他家常有华商出入。母亲18岁那年,经马棉姐做媒,与比她大20多岁的,英脉市来的华侨生意人苏针先生认识,两人心甘情愿,中缅两族,喜结良缘,成为苏先生的第三任妻子。(第一任国内早逝,畄下一个幼子,由奶奶护养,第二任无子而分)。

父母结婚后,母亲随父亲到英脉市居住。当时父亲的二哥在英脉市开有大杂货店,掛牌"顺盛行",(两兄弟生的所有男儿,取名均有"顺"字)。生意兴隆,父亲帮他二哥料理业务,拿工资,收红利,年收入不错。母亲到英脉市后,融入到中国人的家族生活圈里。年轻好学的母亲,很快学会做福建菜,与父亲学讲福建话。开始有了中国人的家庭观念。

英脉镇"顺盛行"原址(2013)

在缅甸的福建藉华侨,非常重视中华民族优良传统文化,每年隆重欢度传统佳节,其中尤以过大年初一春节与七月十五中元节最为重视。据资料所述,中元节也与端午节一样,历史攸久,传说纷纭。福建话叫七月半,每逢该节,拜神祭祖,中元悼亡,怀念在祖籍国的祖先。

在英脉市居住期间,母亲先后生下4个子女,长子出生不久夭折,长女一岁走路,两岁学话,口齿伶俐,自幼懂事,深得父母疼爱,弥称小狗婆。母亲生下次子以后,长女倍加爱护弟弟,姐弟俩身影不离,一起吃饭,一起玩耍。

二堂哥苏顺安一家一直畄守旧址至今(2013)

岂料,祸从天降,长女5岁大时,有一天下午,母亲见她神色不好,发现肚脐上生一个小红疮,于是给她擦万金油,第三天不治身亡。失去爱女的母亲,犹如晴天挨霹雳,终日呆若木鸡,废寝忘食,父亲如何安慰,仍然闷闷不乐。为了消愁解悲,母亲开始吸烟,(直至1975年,肺癌去世,未曾断烟,终年68岁)。

老天有眼,第二年母亲生下二姐,取名苏金治,白白胖胖,和大女儿一样,自小聪明伶俐,母亲得到很大安慰。母亲年轻,孩子一个接一个生下来。父亲决定,辞掉工作,另起炉灶,举家搬到新村乡附近,吉英族居民区,大佛坡村开小杂货店。

大姐苏金莲和大堂哥苏顺盛幼时英脉镇畄影(1927)

父亲很会做生意,据二姐回忆,当时家里货满排架,后院有仓库,稻谷满仓。有猪圈,大小猪只满圈。农耕季节,父亲将货物赊给朴实的吉英族农民,秋收季节收谷入仓,转运县城出售,双重获利。县里的收猪华商,常来光顾。几年功夫,家里丰衣足食,哥哥姐姐,身上披金戴银。

父亲是家里的财神爷,摇钱树,经济支柱。一人经商,养活全家,还定期汇款家乡护养老母与长子。连母亲的远亲近戚们,也离不开父亲。母亲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倍加敬爱父亲。母亲在家帮父亲售货,父亲常去英脉市办货,有时也去仰光,母亲代父亲办理业务。在大佛村期间,母亲一连生下4子,我三哥,我和2个弟弟,乐坏了爱子的父亲。可惜,我的大弟,出生数月夭折,母亲怀孕小弟7月,父亲去世。

大佛坡村旧居早已损毁屋后小河仍然流淌(2011)

在大佛村期间,我们家境最好,每逢过春节,母亲煮大锅福建佳肴。邀请各位亲友吃团圆饭,分送菜肴给左邻右舍分享,赢得大家敬爱,感激不尽。春节期间,父亲破例允许家人玩纸牌。到了七月半中元节,母亲包7、8十个粽子,分大肉粽与小灰水粽,祭拜祖先之后,分赠亲朋戚友,左邻右舍分享,我想自己出生那年,学吃食物时,母亲就开始喂我吃粽吧。

家里一年到头,生活紧张,工作繁忙,母亲有个同父异母妹妹,名叫马亏,与我们同住,我们称她姨姨,帮助母亲照顾我们,料理家务,她心灵手巧,心直口快,比母亲更会说福建话,深受父亲疼爱,除给她好吃好穿,金银手饰。送她去游名胜,朝拜山崖上的空中巨石佛塔(再梯优佛)。姨姨长大成人,父亲有一次赴仰光办货,见到刚从囯内出来的青年,姓康名和仔,见他老实忠厚,领他回来,把姨姨嫁给他。婚后他们迁居新村乡。

二姐 作者 小弟与二姐童年密友旧址前留影(2011)

母亲称父亲先生,姨姨称父亲大哥。我还记得姨姨先前多次告诉我,当时,她十分盼望父亲春夏季节赴仰光,回来会携带燕窝给我们吃,买榴莲给她吃。当时,有钱人才能享受。(我22岁,高中毕业,到缅南土瓦县甘保镇教书时,才第一次吃到榴莲与榴莲糕。那里盛产榴莲,每年运往仰光销售)。

家里有2个男工,一个是全年长工,另一个是季节短工。二姐还记得那长工来自西北若开地区,忠厚老实。稻谷入仓,喂养猪只,挑水劈柴,跑腿运货,粗重活儿,样样皆行。

父亲家教很严。移居海外数十年,始终保持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家里多讲福建话,久而久之,连家里的工人也会听学讲。听二姐回忆,当时父亲开始带二哥,步行渡河,送去新村乡上中文小学。平时惯穿裤子。父亲终生用筷子吃饭。

旧居旁和尚庙依然香火鼎盛(2011)

Catherine Ng2017年8月23日00

胞波资讯网  

《转载自缅华网》

    根据地理条件的差异,在穿着方面,中缅有着极大的差异。

中国地处冷带,穿着一般以“保暖”为主要标准;缅甸地处热带,“保暖”肯定不可能成为穿着的标准,反而以“清爽、轻装”为主要标准。

缅甸的穿着服饰用一些导游的话可以概括为:“帽没有顶;衣没有领;裤没有裆;鞋没有帮。”其中帽没有顶,是指古代缅王的头冠,因为真没有顶,仅仅一个“圈”套在头顶;衣没有领,男女都一样,这在其他民族服装中还是可以见到,不算什么稀奇;最“与众不同”的就是“裤没有裆”,指的是“纱笼”(又被称之为“筒裙”);鞋没有帮,指的是“拖鞋”。

缅甸民族的这些服饰,咋看不觉什么,但是其中却包含了缅甸的传统文化。很多由于文化差异,所产生的“民族冲突”即从这里开始。缅甸人民穿纱笼、穿拖鞋,这是自己的民俗传统,热爱自己民族的特性,是理所当然,但是在许多外族人(特别是中国人)的眼里,就十分“不解”。

先说,穿纱笼。缅甸人的内心深处,衡量是否真属于自己本民族的唯一标准,就是以这“穿纱笼”来决定。这与中国完全相反。“穿长裤”是缅甸人民潜意识中的“贬义词”。英殖民时期、日本占领时期,缅甸人民暗自说的“穿长裤的”即是指这些外来侵略者,持枪的兵士们。以至1967年反华事件以后,所有华人,都不敢“穿长裤”出外,将“不敢穿长裤的时期”作为当时“反华恐怖”时期的另一种称谓。直至今日,“穿长裤者”一词仍属于真正缅族人民所“憎恶”之对象。(如:城管、警察、兵士、政客、公务员、外国人。。。)

在缅甸人民的心目中,最为文雅、庄重、体面的服饰,仍然是“纱笼、拖鞋”。因此,结婚庆典上,必须穿纱笼、拖鞋;做布施法事,必须穿纱笼、拖鞋前往;最隆重的典礼仪式,均必须以“民族服饰”–纱笼、拖鞋,引以为荣;即便是国家领导人—元首总统,接见外宾,都穿纱笼、穿拖鞋,表示至高的礼仪。。。

这是缅甸人民的传统风俗,这是缅甸人民的民族服饰。在缅甸就必须尊重缅甸人民的这一传统。据悉,一些中国人,近年来,到缅甸成立了一些“国际学院”,招收学员,前往中国深造。。。其中为表示其学校机构的管理严谨,就有一条法规:“校内师生禁止穿拖鞋”一条。(后来据说改为教师禁止穿拖鞋)尽管这一条例,似乎希望显示该校的纯粹的“中国模式”。但是却没有注意到,已经“侮辱”了缅甸当地人民,伤害了缅甸人民。在缅甸的土地上,禁止穿拖鞋,与当年在上海租界挂“狗与华人不可入内”的牌子如出一辙!

   另外,关于穿鞋,缅甸人民还有一个传统:凡是进入最庄严的佛教圣地,为表示虔诚尊敬,都必须“脱鞋”,赤脚而行,而且必须连袜子一并脱下。这一“规矩”下至平民百姓,上至官员总统,乃至外客嘉宾,均需遵循,无可例外。这一惯例传统,让许多前往缅甸的中国人不能接受,嗤之以鼻。尤其是从来袜不离脚的中国人,甚至干脆不进佛塔寺庙,以表“抗议”。

这种举动,不仅违反了“入乡随俗”、“尊重当地”的规矩,同时,对当地缅甸人民是一种无形的侮辱、伤害。随时会引发由于文化差异而引起的民族冲突、纠纷。英殖民地时期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就曾经发生过由于殖民军不愿意在缅甸佛教圣地(如:仰光瑞光大金塔)脱鞋,照穿皮鞋不误,而引发缅甸民族的大规模示威抗议事件。

中国人对缅甸人穿纱笼、拖鞋,深表不满,认为这是不文明的表现,一直在想方设法排斥这种服饰;缅甸民族却将这一服饰认定为自己本民族的民族服装,以此引以为荣,定为自己本民族的尊严。当今从首都内比都到全缅各地区,所有政府机关,都有一个严格的规定:凡进入政府机关者,不管男女,都必须穿纱笼(穿拖鞋)!很多华人就因为到了机关大门前,由于身穿长裤,没带纱笼,而被拒绝进入机关大门!这与中国人办的国际学院拒绝穿拖鞋的规定,形成鲜明的对比!到缅甸的中国人们对此民俗绝对不可忽视,更不能歧视。